首页 > 资讯 > 看海外 > 正文
2021-12-23 14:59

病例下降可能表明南非的欧米克隆高峰已经过去

FILE — A throat swab is taken from a patient to test for COVID-19 at a facility in Soweto, South Africa, Dec. 2, 2021. South Africa's noticeable drop in new COVID-19 cases in recent days may signal that the country's dramatic omicron-driven wave has passed its peak, medical experts say. (AP Photo/Denis Farrell, File)

约翰内斯堡-医学专家表示,南非最近几天的新冠肺炎病例显著下降,这可能表明该国由欧米克隆驱动的急剧激增已经度过了顶峰。

众所周知,每日病毒病例计数是不可靠的,因为它们可能受到检测不均匀、报告延迟和其他波动的影响。但他们提供了一个诱人的线索——远不是结定论——欧米克隆感染可能会在急剧上升后迅速消退。

南非一直处于欧米克隆浪潮的前沿,全世界都在关注它可能如何发挥作用的任何迹象,试图了解可能会发生什么。

周四,全国新增病例达到近2.7万例的高点,周二下降至约15424例。豪登省是南非人口最多的省,有1600万人口,其中包括最大的城市约翰内斯堡和首都比勒陀利亚。豪登省的人口减少开始得更早,而且还在继续。

“全国新病例数的下降,加上豪登省新病例数的持续下降(豪登省几周来一直是这一波疫情的中心),表明我们已经度过了峰值。”威特沃特斯兰德大学疫苗和传染病分析部门的高级研究员Marta Nunes告诉美联社。

“那是一股短波……好消息是,就住院和死亡而言,情况不是很严重。”这“在流行病学上并不出人意料,就像我们在11月看到的那样,急剧增长之后紧接着急剧下降。”

豪登省的死亡人数在11月中旬开始急剧上升。进行基因测序的科学家很快发现了11月25日向全世界宣布的新的高度突变的omicron变体。

更具有传染性的是,欧米克隆很快在南非取得了优势。根据检测,11月中旬以来豪登省估计90%的COVID-19病例都是欧米克隆。

世界似乎也在迅速效仿,在一些国家,omicron已经超过delta变种,成为主要的冠状病毒毒株。卫生官员说,在美国,上周新增感染者中有73%是omicron,而在纽约地区、美国东南部、中西部工业区和太平洋西北部地区,估计90%或更多的新感染者都是这种变种。

英国确诊的冠状病毒病例在一周内激增60%,omicron取代delta成为那里的主要变种。据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称,在全球范围内,至少有89个国家发现了这种变体。

在南非,专家们担心,新感染病例的庞大数量将使该国的医院不堪重负,尽管欧米康似乎会导致较轻的疾病,住院人数、需要吸氧的病人和死亡人数都大大减少。

但随后豪登省的病例开始下降。在12月12日达到1.6万例新增感染病例后,该省的数字稳步下降,周二仅为3300多例。

“这是重要的。这是非常重要的,”法里德·阿卜杜拉博士谈到这种减少时说。

在比勒陀利亚史蒂夫·比科学术医院的COVID-19病房工作的阿卜杜拉说:“新病例迅速上升之后,又迅速下降,我们似乎看到这一波疫情开始下降。”

另一个迹象表明,南非的欧米克隆激增可能正在消退,一项对在索韦托的克里斯·哈尼·巴拉格瓦纳特医院检测出COVID-19呈阳性的卫生保健专业人员的研究显示,病例迅速增加,然后迅速下降。

努内斯说:“两周前,我们每天看到20多例新病例,现在每天大约有五六例。”

但是,她说,现在还为时过早,有几个因素必须密切关注。

她说,南非的感染率一直保持在29%的高位,高于11月初的2%,这表明该病毒在人群中的传播水平仍相对较高。

这个国家的假日季正在进行中,许多企业会关门一个月,人们通常会去农村地区探亲。专家表示,这可能会加速欧米克隆在南非和邻国的传播。

史蒂夫·比科学术医院COVID-19应对团队负责人维罗妮卡·尤克尔曼教授说:“就一周多前我们看到的每天大幅翻倍的巨大数字而言,这似乎已经解决了。”

“但现在就说我们已经度过了峰值还为时过早。有太多的外部因素,包括假期期间的运动和这段时间的总体行为,”她说,并指出去年假期后感染激增。

现在是南非的夏季,许多聚会都在户外,这可能会使这里的欧米康驱动的浪潮与欧洲和北美的浪潮有所不同,欧洲和北美的人们往往在室内聚集。

另一个未知因素是欧米克隆在南非人中传播了多少而没有引起疾病。

纽约的一些卫生官员表示,由于南非似乎经历了一波快速、温和的欧米克隆感染浪潮,这种变种在南非和美国其他地方的表现可能也类似。但努内斯警告不要急于得出这些结论。

“每个环境,每个国家都是不同的。人口是不同的。不同国家的人口结构和免疫力是不同的。”例如,南非的人口平均年龄为27岁,比许多西方国家都要年轻。

Uekermann强调,目前在医院接受COVID-19治疗的大多数患者都没有接种疫苗。大约40%的南非成年人接种了两剂疫苗。

“我在ICU的所有病人都没有接种疫苗,”Uekermann说。“所以我们接种疫苗的人在这一波中做得更好,这是肯定的。我们有一些患有严重COVID的患者病情非常严重,这些人是未接种疫苗的患者。”

___

美联社记者Mogomotsi Magome在约翰内斯堡作出了贡献。

___

请登录https://apnews.com/hub/coronavirus-pandemic关注所有关于冠状病毒大流行的美联社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