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2-22 15:29

华尔街股市加入了全球股市暴跌的行列;标准普尔500指数下跌1.1%

FILE - A Wall Street sign is seen next to surveillance equipment outside the New York Stock Exchange, Oct. 5, 2021, in New York. Stocks are falling in early trading Monday, Dec. 20, 2021 co<em></em>ntinuing a weak stretch as traders keep a wary eye on global increases in COVID-19 cases. Traders also got news over the weekend that a key U.S. senator wouldn't support President Joe Biden's $2 trillion domestic spending bill, putting its passage in doubt. (AP Photo/Mary Altaffer, file)

华尔街周一加入了全球金融市场的暴跌行列,人们担心欧米克隆变种、通货膨胀和其他因素将对经济造成多么严重的打击。

标准普尔500指数下跌1.1%,此前欧洲和亚洲股市也出现了类似的下跌。在美国原油价格下跌3.7%之后,石油生产商的股票大幅下挫。市场还在消化美国政府提出的20亿美元支出计划可能面临的致命打击,以及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eral Reserve,简称:美联储)上周加快退出其为经济提供的巨大支持的重大举措。

这是一个突发新闻。美联社的早期报道如下。

华尔街周一加入了全球金融市场暴跌的行列,人们担心欧米克隆变种、通货膨胀和其他因素将对经济造成多么严重的打击。

标准普尔500指数在下午的交易中下跌1.2%,此前欧洲和亚洲股市也出现了类似的下跌。由于担心新型冠状病毒可能导致工厂、飞机和司机减少燃料消耗,美国原油价格下跌3.7%,石油生产商的股票帮助领跌。

欧米克隆可能是冲击市场的最可怕的力量,但它不是唯一的力量。美国政府提出的2万亿美元开支计划在周末遭到致命打击,一位有影响力的参议员说他不会支持该计划。市场还在接受美联储(Federal Reserve)上周的重大举措,由于通胀不断上升,美联储将更快地撤出对经济的援助。

截至3点22分,道琼斯工业股票平均价格指数(Dow Jones Industrial Average)累计下跌496点,至34,869点,跌幅1.4%。东部时间。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下跌1.1%,德国DAX指数下跌1.9%,日本日经225指数下跌2.1%。在纽约证券交易所(New York Stock Exchange),下跌股票与上涨股票的比例约为4:1。

瑞穗银行的Vishnu Varathan在一份报告中称:“欧米克龙可能成为圣诞节的‘圣诞怪杰’。”市场“更喜欢安全,而不是令人不快的意外”。

随着新冠肺炎病例再次激增,世界各国政府领导人正在考虑恢复对企业和社会交往的限制,而许多人似乎对这些限制感到厌倦。

荷兰政府周日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实施严格的封锁,而一名英国官员周一表示,他不能保证本周不会宣布新的限制措施。伦敦主要景点之一的自然历史博物馆周一表示,由于“前台员工短缺”,该博物馆将关闭一周。

在美国,美国总统乔·拜登(Joe Biden)将于周二宣布他正在采取的新措施,“同时也对选择不接种疫苗的美国人将面临的冬季发出严厉警告,”白宫新闻秘书周末表示。

西方石油公司(Occidental Petroleum)下跌4.2%,领跌众多石油类股。原材料生产商和金融公司也因欧米克隆的担忧而大幅下跌。钢铁制造商纽柯(Nucor)跌6.1%,提供商店品牌信用卡和其他金融产品的Synchrony Financial跌5.7%。

嘉年华发布了对2022年的乐观预测后,邮轮运营商股价上涨,尽管近期全球新冠肺炎病例增加的担忧日益加剧。嘉年华上涨3.5%,皇家加勒比上涨0.4%,挪威Cruie Line上涨1.7%。

欧米克隆对经济的最终影响尚不清楚。除了通过限制企业来削弱通胀,另一个令人担忧的结果是,通胀可能会进一步推高。如果它导致港口、工厂和通向客户的漫长全球供应链的其他关键点关闭,本已陷入困境的业务可能会恶化。

这些问题推动11月份消费者物价较上年同期上涨6.8%,创下近40年来的最高通胀水平。

但一些经济学家认为,欧米克隆可能会产生相反的效果:如果这种变化导致封锁,或吓得消费者呆在家里,经济活动可能会放缓,随之而来的是需求激增,这种需求已经让供应链不堪重负,推高了消费者价格

富国证券(Wells Fargo Securities)股票策略主管克里斯托弗•哈维(Christopher Harvey)表示:“有很多被压抑的需求得到了满足,我认为消费者对价格的敏感程度正大大提高。”

最坏的情况是经济减速,却不能缓解已经存在的通胀。

牛津经济学院(Oxford Economics)的经济学家莉迪亚•布苏尔(Lydia Boussour)和格雷戈里•达科(Gregory Daco)上周在一份研究报告中写道:“迅速蔓延的Omicron变种似乎可能导致短暂的冬季寒冷。”他们说,美联储可能面临一项“微妙”的任务,即如何应对与高通胀同时出现的经济放缓。

两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从上周五晚间的0.66%跌至0.63%。这与近几个月的强劲加息形成了鲜明对比。美联储的强劲加息是建立在美联储可能在2022年开始上调短期利率以遏制通胀的预期之上的。

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从上周五尾盘的1.40%小幅上升至1.42%。

鉴于高通胀持续时间长于预期,美联储上周决定提前结束每月购买数十亿美元债券的计划,该计划旨在将长期利率维持在低位。美联储的许多成员还表示,他们预计美联储将在2022年三次上调短期利率,这将是一个更有影响力的举措。

世界各国央行实施的超低利率一直是股市在这个对投资者来说几乎是镀金的一年里飙升的主要原因之一。

标准普尔500指数今年以来已经上涨了20%以上,价格波动相对较小。几乎每次股市稍有下跌,逢低买盘者就会进场,把价格推回到历史高点。

据高盛(Goldman Sachs)称,就经风险调整后的回报率而言,今年是过去一个世纪以来美国股市表现最好的年份之一。标准普尔500指数与两个周五创下的纪录相比仍差不到4%。

___

美联社记者乔·麦克唐纳和保罗·怀斯曼也作出了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