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2-10 12:29

星巴克员工首次同意在纽约州布法罗成立工会

Starbucks employees and supporters react as votes are read during a viewing of their unio<em></em>n election on Thursday, Dec. 9, 2021, in Buffalo, N.Y.  Starbucks workers have voted to unio<em></em>nize over the company’s objections, pointing the way to a new labor model for the 50-year old coffee giant. (AP Photo/Joshua Bessex)

纽约,布法罗——星巴克员工不顾公司的反对,投票决定在纽约布法罗的一家门店成立工会,为这个有50年历史的咖啡巨头指明了新的劳工模式。

美国国家劳资关系委员会星期四说,工人们以19票赞成、8票反对的结果赞成在水牛城的三个地点之一成立工会。董事会仍在为另外两家商店计票。

如果劳工委员会证实了投票结果——这一过程预计需要一周的时间——这将是美国第一家成立工会的星巴克门店。几十年来,星巴克一直积极反对在其门店成立工会,称其门店在与员工直接合作时发挥了最好的作用。

布法罗的一个工会办公室里,工人们在大屏幕上观看Zoom的计票结果,当结果公布时,他们欢呼雀跃,高呼“埃尔姆伍德,埃尔姆伍德,埃尔姆伍德!”他们上蹿下跳,互相拥抱。

上个月,这三家商店的员工都开始通过邮件投票,决定是否希望由服务员工国际工会(Service Employees International Union)的子公司工人联合会(Workers United)代表他们。

美国国家劳动关系委员会(National Labor Relations Board)周四开始清点在这些商店举行的工会选举的选票。从上个月开始,大约有111名星巴克员工有资格通过邮件投票。

“赞成”的投票也可能加速美国其他星巴克门店的工会化努力。布法罗的三家商店和亚利桑那州梅萨的一家商店已经向劳工委员会提交了工会选举的请愿书。这些案件正在审理中。

布法罗前三家商店的工会支持者在8月份向劳工委员会提交了请愿书,要求劳工联合会(Workers United)代表他们。劳工联合会是服务雇员国际工会(Service Employees International Union)的子公司。这些员工表示,在疫情爆发前,星巴克的门店就存在人员不足和设备故障等慢性问题。他们希望在支付和商店运营方面投入更多。

“我们现在没有责任。我们没有发言权,”工会组织者凯西·摩尔(Casey Moore)说,她已经在布法罗地区的一家星巴克工作了大约六个月。“有了工会,我们实际上就能坐在桌旁说,‘这就是我们想要的。’”

星巴克坚称,其在美国的8000家直营店只有在与员工直接合作的情况下才能发挥最佳作用。星巴克称员工为“合作伙伴”。星巴克表示,布法罗地区的许多员工根据需求在不止一家门店工作,它希望能够灵活地在门店之间调动员工。

星巴克要求劳工委员会对其布法罗地区的所有20家门店进行一次投票,但董事会拒绝了这一要求,称根据劳动法,逐店投票是合适的。

在本周致星巴克美国员工的一封信中,星巴克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凯文·约翰逊重申了公司希望将所有布法罗地区的门店都纳入工会投票。

约翰逊写道:“虽然我们认识到这造成了一定程度的不确定性,但我们尊重目前正在进行的进程,不管这些选举的结果如何,我们将继续忠于我们的使命和价值观。”

约翰逊还提醒员工,公司有丰厚的福利,包括带薪产假和病假,亚利桑那州立大学(Arizona State University)的大学学费免费。上月末,该公司还宣布加薪,称到明年夏天,所有美国员工的时薪将至少达到15美元,最高为23美元。

但是工会的支持者说星巴克可以做得更多。

佛蒙特州无党派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最近在Twitter上说:“如果星巴克能支付给CEO近1500万美元的补偿金,我想他们或许也能支付给员工一份体面的工资和体面的福利。”本周早些时候,桑德斯与布法罗的星巴克员工举行了一次虚拟市政厅会议。

约翰逊在公司2020财年获得了1470万美元的薪酬和股票奖励。

星巴克或工会可以在选举中争夺个人选票,这可能会推迟劳动委员会的认证过程。但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布法罗工业与劳工关系合作实验室(Buffalo Co-Lab)主任凯西·克赖顿(Cathy Creighton)说,如果投票通过,从法律上讲,星巴克有义务开始与工人联合会以及三家投票成立工会的任何一家店进行集体谈判。

在某些情况下,公司宁愿关闭一个场所也不愿与工会打交道。但克雷顿说,这对星巴克这样的零售商来说很难,因为关闭一家店然后在附近再开一家店是违法的。

在加拿大维多利亚州,一家星巴克门店的员工投票决定在2020年8月成立工会。星巴克和美国钢铁工人联合会(United Steelworkers union)花了近一年时间才达成一项集体谈判协议,该协议于今年7月得到工人们的批准。

此次工会投票正值美国劳工骚乱加剧之际。本周早些时候,凯洛格公司(Kellogg Co.)的罢工谷物工人拒绝了一项新的合同提议。今秋早些时候,迪尔公司(Deere & Co.)数千名工人举行了罢工。在发现亚马逊迫使工人投票反对工会后,美国劳工委员会最近批准在阿拉巴马州的亚马逊仓库重新进行工会投票。

劳动力短缺使工人在工资谈判中罕见地占了上风。圣母大学(University of Notre Dame)希金斯劳工项目(Higgins Labor Program)主任丹·格拉夫(Dan Graff)表示,疫情给了许多员工时间和空间,让他们重新思考自己想从工作中得到什么。